斯芬克斯

RumYu.Saunato:

2013,夏,福建南靖。早就听说客家围楼的大名,但是之前却也从未一睹真容。它的外圆内圆亦或者外方内圆和外圆内方的建筑结构都反映着传统文化中对于天地的认识。

由于是夏季,到达土楼之时闷热难耐。尤其是对于我这样喜寒怕高温的人而言,那更是一种折磨。到了没一会儿,天空中却已是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大雨倾盆而下。伴随着大雨,先前还闷热难耐的温度凉快了不少;甚至在一阵小风吹来之时还有一丝丝寒意。整个下午闪电都没有停,我便盘算着入夜之后可以拍摄闪电。晚饭过后依然能听见天边传来隆隆声,心想着应该闪电还会继续。拿好相机便进到了土楼之中。然而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先前还阴云密布的天空此时已是繁星闪烁了。于是乎拍闪电计划只得零时改为拍星计划。由于土楼的独特结构,所以我尽量的去营造天圆地方之感,从而使之看起来和当年初建者的初衷有那么些相似。

天圆地方蕴藏着我们对于自然的古老想象;也象征着轮回与生生不息。我们都是由宇宙中的尘埃组成的,我们是属于宇宙的一部分。同时,我们体内也包含宇宙。

似水回忆:

《佛罗伦萨 上——建筑》

如果说卢卡因普契尼而成为一座音乐之城,那么佛罗伦萨作为文艺复兴的重要阵地,艺术之城的称呼绝对当之无愧。黄昏时分,当我来到著名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广场的台阶上毫无意外的坐满了人,等待着又一个日落时分。从广场眺望整个老城,除了圣母百花教堂巨大的穹顶(P1)格外显眼外,已是鲜有更多高大的建筑,似乎和那些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小城相比,也因为少了一座座塔楼的加持而略显平淡(P2)。但是正是在这表面的平淡下,诞生了一幅又一幅伟大的作品,成就了一位又一位文艺巨匠。不得不说的是,佛罗伦萨的这种气质,也仿佛遗传自那个时代这座城市的统治者——美第奇家族。这一点,从他们的住所皮蒂宫低调的外观和内里豪华的装修(P3)上也可见一斑。

似水回忆:

《穿越中世纪 之三——比萨与卢卡 Pisa & Lucca》

作为有着举世闻名的斜塔和诞生了世界级歌剧大师普契尼的两座小城,比萨和卢卡本身只能算作是托斯卡纳地区二流的城市而已。但当我们来到比萨,停好车穿过在意大利已算“现代”城区时,满街的大学生却让人仿佛走入了一座巨大的、历史悠久的大学。即使是斜塔前面的草地上,也躺满了晒太阳的学生,有的是一对对的情侣,有的是三五成群的好友,为这里平添了几分文艺的气息;而卢卡,作为诞生了写出了《图兰朵》这样伟大歌剧的大师普契尼的故乡,即使随意拐入一个巷子,也会传出小提琴的演奏声,颇有音乐之城的韵味。

好了,关于中世纪,我们已经穿越了太多太多了。下一站,就是那座因文艺复兴而崛起的城市——佛罗伦萨。

似水回忆:

《佛罗伦萨 下——艺术》

(接上)可以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佛罗伦萨;而没有佛罗伦萨,恐怕也很难成就美第奇家族跨越几个世纪的巨大声望。可惜的是,物极必反,这个为佛罗伦萨带来如此巨大成就,甚至还出了一位教宗的家族随着自身欲望的不断膨胀,最终还是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难觅踪影了(照片拍摄自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自1873年起,大卫雕塑开始在此处展出)。